推動巨頭叠代的,是科技的力量,也是商業模式、組織管理方式的一次次顛覆。不再有一勞永逸的生意,更不可能有一成不變的管理,一代後浪推前浪,那些不願意掉頭、或者是難以轉身的巨頭們,一不小心就容易死在沙灘上。

尼康

創業時代,每一天都有無數的公司雄心勃勃地宣告誕生,也有無數的公司終于難以爲繼。尼康中國沒有堅持過這個秋天。

10月30日,日本相機制造巨頭尼康在其中國官網上宣布,決議停止子公司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Nikon Imaging China Co., Ltd.)的經營;與此同時,負責生産尼康數碼相機以及數碼相機配件的工廠也將停産。尼康中国在公告中毫不避讳地指出自己改革的原因:由于智能手机的崛起,小型數碼相機市场正在急速縮小,NIC的开工率也显著下降,持续运营变得非常困难。

從1917年開始生産光學望遠鏡算起,尼康公司已經走過了百年時光。這家中國的子公司,在中國市場也已經有著15年的曆史。在百年之際選擇轉身與收縮,特別是放棄中國這樣的供應鏈堡壘,顯現的是這家已經略顯年邁的巨頭強烈的“斷臂求生”欲望。

1929年日本工程师完成了Nikon第一颗 120mmf/4.5镜头,随后近百年荏苒。但即使是在初创阶段,相机的日子,恐怕都没有像最近这十年这样不好过。当年轻的尼康和佳能从相爱走向了漫长的相杀,互相谁也没有预料到,真正可能杀死对方的致命武器,居然是曾经看似离战场十万八千里的“2000万柔光双摄”们。

商業和“黑科技”的進化正在不斷把這樣的“魔幻現實主義”反哺給現實。比如誰也沒想到,能使得看起來無人能敵的康師傅方便面銷量下滑的,不是統一今麥郎,而是餓了麽、美團。屢禁不止的“偷車賊”行當式微,居然是因爲一夜之間堆滿大街小巷的共享單車。

可見沒有什麽能永垂不朽。但這種巨頭的叠代、商業的進化,速度正在越來越快。十年前,我們的科技産品是諾基亞、摩托羅拉,80後的潮流社交巨頭,還屬于陳一舟和他的校內網,那時候地鐵裏還沒有“漫山遍野”的阿裏京東,人們還在追逐凡客,上班族還熱衷于偷菜,那些設計出王者榮耀的中國程序員們,在玩的遊戲是無外乎是CS、紅色警戒和傳奇。而如今不過區區數年,人面不知何處去,這些公司都幾乎消失在了大衆視野。

甚至,連存在于以往我們概念中的個體公司都正在逐漸消逝,不再有漫長的産品戰爭線,資本比市場下手更爲快狠准;正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平台、生態與帝國聯盟。

推動巨頭叠代的,是科技的力量,也是商業模式、組織管理方式的一次次顛覆。不再有一勞永逸的生意,更不可能有一成不變的管理,一代後浪推前浪,那些不願意掉頭、或者是難以轉身的巨頭們,一不小心就容易死在沙灘上。

把明天的機會浪費在昨天的祭壇上,這是彼得·德魯克指出的公司治理失敗的七宗罪之一。上世紀70年代中旬,當蘋果推出第一台PC時,IBM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推出了類似的産品,但荒謬的是,管理層嚴格限制將PC銷售給潛在的主機購買者們。IBM的由盛轉衰,也是從那一刻開始。這樣的商業故事,在中國波谲雲詭的市場中,特別是在互聯網商業巨頭的快速叠代中,同樣並不鮮見。

美國財經網站24/7WallSt每年都會評選出明年會消失的十大商業品牌,此前上榜的奧林巴斯,在2017年初宣布停産旗下四分之三的鏡頭。這一曾經的卡片機市場先驅品牌,如今卻可以說是基本退出了大衆市場。所以其實即使是放在近十年來看,尼康也並非是一個失敗的案例。在曾經風靡的卡片機市場,尼康通過自己的高端單反業務保持住了最後的陣地。相反,如今他的主動切斷失血,重塑全球規模生産體制的“結構改革計劃”,未嘗不是一種新生的可能性。

當然,無論如何,尼康中國的撤退,依然是一個具有標杆意義的樣本:除了意味著以尼康、佳能、索尼、松下爲代表的日本制造業正在被重估,更意味著這個時代的商業巨頭厮殺叠代,已經進入了充滿不確定性的混戰之境。

中國電池網(微號: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機客戶端及電池智庫(郵件直投)等全媒體平台及資源,每日精選電池産業鏈主流新聞、信息、數據等內容,每天覆蓋國內外近百萬用戶或讀者,咨詢熱線: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中國電池網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中國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凡本网注明 “來源:XXX(非中國電池網)”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锂電池
中國電池網
數碼相機
尼康
商業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