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鹽湖锂資源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的鹽湖中,鹵水類型主要爲碳酸鹽型和硫酸鹽型。碳酸鹽型锂資源主要集中于藏北西部的紮布耶鹽湖和東部的班戈—杜佳裏鹽湖,硫酸鹽型锂資源主要分布與柴達木盆地和藏北北側。

盐湖

從資源品位、難易程度、開采成本角度來說,目前全球以南美“锂三角”的鹵水資源與澳大利亞的礦石資源最具開采價值。

2017年,全球锂及衍生物産量(以金屬锂計)約4.3萬噸,澳大利亞1.87萬噸,占比43.49%;智利1.41萬噸,占比32.79%;阿根廷0.55萬噸,占比12.79%;中國0.3萬噸,占比6.98%。産量增加主要來自中國(同比增長30%)和澳大利亞(同比增長34%)。

從資源禀賦的角度來看,南美“锂三角”(智利北部、玻利維亞西部、阿根廷北部)的各鹽湖,具有先天性優勢:資源禀賦較好(全球鎂锂比最低),鹽湖可以采用成熟的沈澱法(完全成本1-1.5萬多元/噸);長期的開發及持續的基礎設施投入,已經形成成熟的産業集群。

此外,澳洲西部的锂矿优势在于矿石品味高、下游矿石提锂技术成熟和开采年限长等优势。目前澳洲泰利森公司旗下Green bushes锂矿(由天齐锂业、美国雅保包销),已探明储量6150万吨,折合碳酸锂当量430万吨,氧化锂平均品位2.8%,是全球品位最高的锂矿,提锂完全成本在3.8万元/吨左右。

全球锂矿以形态分类可分为卤水型和硬岩型两大类,66%存在于卤水当中,34%存在于矿石中 。

我國鹽湖锂資源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的鹽湖中,鹵水類型主要爲碳酸鹽型和硫酸鹽型。碳酸鹽型锂資源主要集中于藏北西部的紮布耶鹽湖和東部的班戈—杜佳裏鹽湖,硫酸鹽型锂資源主要分布與柴達木盆地和藏北北側。

其中,鹽湖形態構成占比80%。我國锂鹽湖資源儲量,在地理上分布于青海和西藏,兩地鹽湖锂資源儲量占全國锂資源總儲量的80%左右,其中青海锂資源儲量占比接近50%,西藏占比28.36%。锂輝石主要分布于新疆、四川和河南;锂雲母型礦床主要分布于江西、湖南等地,兩者總體占比不到20%。

我國鹽湖區主要是以下四個:

內蒙古鹽湖區

本盐湖区主要为碳酸盐及硫酸盐型盐湖,缺少氯化物型盐湖。区内盐湖资源相当丰富,尤以固相石盐、芒硝、天然碱著称,卤水资源则逊于其他湖区。全区石盐储量约 2亿吨,芒硝(Na:SO。)储量约 33亿吨,天然碱总储量(NaHCO3+Na:C03)近 4000万吨。

新疆鹽湖區

本盐湖区以硫酸盐为主,碳酸盐、氯化物型盐湖次之。在硫酸盐类型中以硫酸钠亚型为主、硫酸镁亚型次之,在某些硫酸盐和个别碳酸盐型盐湖中硼相对集中,但比青海、西藏湖区逊色得多。全区石盐储量 66亿吨 (液态储量不计),石膏储量 5O亿吨,芒硝储量 2.25亿吨,钠硝石储量 5000万吨,钾盐资源仅罗布泊就有 4023.7万吨,将成为我国钾盐生产后备基地。

青海鹽湖區

本区是我国盐湖资源最为丰富的湖区,它集中分布于柴达木盆地、可可西里和库木库里盆地,盐湖类型以硫酸盐为主,且多以硫酸镁亚型存在,还有相当数量的氯化物型盐湖,在硫酸镁亚型盐湖中,除沉积大量石盐、芒硝外,有些湖区还沉积了相当规模的硼 酸盐,另一些湖还沉积了一定数量的钾镁盐。在一些硫酸盐和氯化物型盐湖卤水中锂、硼等元素高度富集,从而构成硫酸盐型一锂湖和氯化物型一钾镁湖。本区石盐储量 3650亿吨,石膏 (CaSO.·2H。0)470亿吨,芒硝 (NaSO。·10H:0)72亿吨,天青石 (SrSOt)500万吨,天然碱 67万吨,镁盐 65亿吨,氯 化钾 5.9亿吨,硼 酸盐、锂各为数千万吨。

西藏鹽湖區

本区盐湖类型为硫酸盐或碳酸盐型,硫酸盐型盐湖以硫酸钠亚型者居多,主要盐类沉积以芒硝、石盐、硼 酸盐为主,一些湖区也见有水菱镁矿等沉积。全区石盐储量 10亿吨,芒硝数十亿吨,硼 酸盐和锂盐均在 1000-2000万吨,水菱镁矿 70万吨,卤水氯 化钾数亿吨。

我國西藏鹽湖品質較青海高,最具開發價值。西藏鹽湖鹵水以锂、硼含量高爲基本特征,顯著特點是鹵水的Mg/Li值較低,甚至幾乎不含Mg2+,鹵水經過蒸發即可得到碳酸锂,西藏的鹽湖資源主要集中在紮布耶鹽湖、西藏阿裏地區的結則茶卡鹽湖和龍木錯鹽湖。

紮布耶鹽湖爲中國第一、世界第三大鹽湖,其碳酸锂儲量約爲184萬噸。紮布耶鹽湖天然碳酸鹽湖,資源極佳,其鎂锂比僅爲0.019,決定了其理論加工成本低廉。

西藏地區主要從事鹽湖提锂生産企業爲西藏礦業和西藏城投,受地理條件限制,西藏地區鹽湖提锂開發處于初級階段,2017年産量不足5000噸。

西藏鹽湖禀賦雖好,但在具體運營時存在諸多問題,首先,西藏地區的鹽湖海拔平均在4500米以上,當地缺乏熟練工人,而外調人員又難以適應當地惡劣的環境;另外,西藏的鹽湖多處于山峰之間,因此可以用于安裝廠房設備的平底較少,限制了産能的大幅擴張,因此,像西藏礦業等鹽湖提锂企業多是對鹽湖的鹵水進行初步加工,然後運輸至白銀進行二次加工生成碳酸锂,運輸距離超過2000公裏。

綜合來看,西藏地區的鹽湖企業的擴産多受限于經營因素,大規模開發實現産能提升需要大量資金投入,經濟可行性相對差。

相对来说,历经多年耕耘,青海盐湖提锂已步入收获期。 青海盐湖资源主要集中在察尔汗、东西台、大柴旦盐湖等。

青海柴達木盆地有33個鹽湖,累計探明LiCl儲量1396.77萬噸,保有儲量1390.9萬噸,柴達木盆地現已查明的11個硫酸鹽型鹽湖中锂含量達到工業品位,且均以鹵水礦爲主,埋藏淺,品位高,水文地質條件簡單容易開采,其中察爾汗鹽湖、(東西台)吉乃爾鹽湖、一裏坪鹽湖、大柴旦鹽湖4個鹽湖锂資源相對富集,锂資源儲量分別占我國鹽湖資源37.16%、26.77%(東西台)、13.93%和22.13%。

青海鹽湖高鎂锂比爲工業化大規模生産碳酸锂的最大障礙之一。

青海鹽湖資源量豐富,晾曬條件好,但鹽湖資源本身的高鎂锂比,給锂的富集和分離帶來很大的困難。世界鹽湖資源標杆——阿塔卡瑪鹽湖的鎂锂比僅爲6∶1;察爾汗鹽湖雖然儲量最大,但原鹵鎂锂比達1577:1,锂離子濃度低;東台吉乃爾鹽湖的儲量最小,但鎂锂比最小,爲35.2:1(老鹵爲18:1);西台吉乃爾鹽湖與東台類似,鎂锂比爲61:1;一裏坪鹽湖鎂锂比爲90.5:1(老鹵爲51:1);大柴旦鹽湖儲量第二,鎂锂比爲134:1(老鹵爲92:1)。

目前我国青海盐湖提锂最普遍应用的是吸附法(以蓝科锂业为代表)和膜法(电渗析法和纳滤膜法)(纳滤膜 法以恒信融为代表)。蓝科锂业自2011年开始涉足盐湖提锂领域,通过引进俄罗斯二代吸附法技术,经过多年磨合、吸附剂改良创新,2014年技术才取得重大突破,开始量产;中信国安依托西台吉乃尔盐湖经行高镁锂比盐湖分离提锂的研究,2006年取得突破性进展,技术采用煅烧法提锂,但由于对环境的污染严重被叫停,直至2016年恢复生产,在此期间,恒信融成立,购买中信国安的卤水资源,使用纳滤膜 法提锂。

多年深耕部分路线已经突破,目前已进入规模化生产阶段。 技术核心环节,比如吸附法:吸附法的原料提供上蓝晓科技、贤丰控股都已经掌握;膜 法:启迪拥有自主研发的膜 法提锂工艺,但恒信融采用的是进口膜。2017年青海省盐湖提锂生产企业达到了12家,青海盐湖提锂产业正式进入大规模开采阶段。

鹽湖提锂技術成熟後成本是其最大相對優勢

成本角度來看:锂雲母提锂成本>锂輝石提锂處成本>鹽湖提锂成本。

江特電機子公司宜春銀锂新能源采用锂雲母提煉技術,其生産成本可控制在7-8萬元/噸。由于我國锂輝石礦品質與産量不理想,國內企業采用進口锂輝石提锂,比如贛鋒锂業和天齊锂業,其生産1噸锂産品的成本(原料成本+生産成本)在4.5-6萬元。目前國外鹽湖工業級碳酸锂的直接生産成本是1.5-2萬元/噸之間,而我國由于各個鹽湖品質不同,其生産成本差距較大:西藏礦業的完全成本可控制在2萬元/噸;吸附法的完全成本在3-4萬元/噸;萃取法的完全成本在2-3萬元/噸;青海锂業的電滲析法的成本爲2萬元/噸;恒信融的納濾膜法的膜系統投入較大,完全成本達到6萬元/噸左右(推測)。

國外鹵水資源優質,成本約在2萬元/噸。提锂成本的標杆企業——SQM的鹵水鎂锂比低,通過晾曬就能達到30g/L(直接加NAOH除鎂,然後加碳酸鈣),所以只有碳酸氫鈉沈澱就可以,資源禀賦決定了其完全成本具備絕對的競爭力。根據天齊锂業發布的SQM估值報告,2015-2017年锂業務的直接現金成本爲1789、2243和2266美元/噸(按年度平均彙率計算爲1.11、1.49、1.53萬元/噸),該成本不包含無需付現的折舊與攤銷以及支付給Corfo的租賃費,綜合估算其他開支後,預計成本在2萬元/噸。

電池網(微號: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機客戶端及電池智庫(郵件直投)等全媒體平台及資源,每日精選電池産業鏈主流新聞、信息、數據等內容,每天覆蓋國內外近百萬用戶或讀者,咨詢熱線: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凡本网注明 “來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中國電池網
碳酸锂
锂精礦
電池百人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