甯德時代目前正在主導動力電池市場,就像幾年前的LG化學一樣。除了來自中國市場的巨大利益,該公司的客戶名單還包括寶馬、戴姆勒、捷豹路虎、沃爾沃、大衆、本田和豐田等國際汽車巨頭。

甯德時代飛行記:坐穩動力電池行業第一

位于福建省東北的沿海小城甯德,怎麽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會因爲一家公司而出名。

甯德時代是我國最大的動力電池生産廠商,也是全球第一大動力電池生産商,並且在國內的領先優勢越來越明顯。

創建于2011年的甯德時代,當年的注冊資本僅有100萬元。7年之後,這家福建動力電池廠商一路高歌猛漲,在2018年成爲我國動力電池“第一股”。上市7天,市值超過比亞迪,總市值達到1609.56億元,2018年就已坐上全球最大的動力電池企業的寶座。

甯德時代目前正在主導動力電池市場,就像幾年前的LG化學一樣。除了來自中國市場的巨大利益,該公司的客戶名單還包括寶馬、戴姆勒、捷豹路虎、沃爾沃、大衆、本田和豐田等國際汽車巨頭。

這故事,聽起來未免有點玄幻。

開辟中國動力電池行業

2016年以前,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冠軍一直被特斯拉的電池供應商松下霸占。隨後,在電池行業深耕多年的比亞迪、LG化學和三星開始向這家企業發起挑戰。2017年,當甯德時代躍居全球第一時,還有不少人發出疑問:甯德時代是誰?

事實上,甯德時代並不是白手起家。甯德時代的前身是甯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的動力電池部門。因看好動力電池行業的前景,2011年,管理層將甯德時代獨立了出來。ATL本就在锂電池中名聲在外,有ATL的江湖地位背書,甯德時代也因此自帶了點“主角光環”。

甯德時代之所以能在汽車行業名聲大噪,可以說是得益于第一位伯樂——寶馬。2012年,華晨寶馬看中了ATL爲蘋果生産電池內芯的穩定性,但由于ATL不做動力電池,因此和甯德時代的合作就順理成章。然而,想要握住寶馬伸出的橄榄枝並不容易,據此前新聞報道,這家德國公司光是提供的動力電池生産標准就長達800頁,還是全德文。

最終,甯德時代還是生産出了符合寶馬集團標准的動力電池。和寶馬的合作,讓這家此前偏安一隅的動力電池企業聲名鵲起,從此踏入了汽車行業。

抓住新能源風口

新能源汽車在2014年開始出現爆炸式增長。這一增長與國家以及地方政府的財政補貼、免征購置稅、不限牌照等優惠政策有巨大關系。2015年,國務院頒布的《中國制造2025》中預計我國汽車産業規模2020年將達3000萬輛,要求新能源車占比超過7%,達到200多萬輛。而到2025年,國家要求新能源汽車占比超過20%,達到500萬輛。

2016年,工信部頒發《汽車動力蓄電池行業規範條件》企業名錄,其中把三星和LG化學等一幹外資動力電池排除在外。這份名錄和《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推薦車型目錄》互相影響,只有車型搭載“白名單”目錄內的電池,才能獲得國家補貼。

國內新能源市場需求激增,“白名單”又將日韓電池拒之門,中國動力電池企業迎來了肆意生長的階段。從2014年到2018年,甯德時代的營收從8.67億元增至296.11億元,年均複合增長率達141.75%。

2017年,甯德時代動力電池裝機量超過比亞迪躍居全球第一位,達到10.40GWh,市占率達到28.89%。2018年,該公司動力電池裝機量達23.52GWh,比上一年翻一番有余,其裝機量繼續位居國內市場第一,市占率增長到41.28%,遠超第二名比亞迪的11.4GWh。2019年上半年,甯德時代的動力電池裝機量爲30.0GWh,國內市場占比爲46%,領先優勢繼續擴大。

2018年6月,成立7年的甯德時代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從招股說明書預披露到過會僅用了24天,甯德時代刷新了創業板IPO的過會記錄。在經曆了8個漲停板之後,甯德時代在6月21日股價達到70.54元,總市值達1532.498億元,超過比亞迪的1262.04億元總市值。

我國新能源産業飛速發展的這些年,政策無疑起到了推手的作用,不少企業都搭上利好政策的順風車,當然也包括甯德時代。

但甯德時代的飛速發展卻不能僅僅歸結于此。

事實上,甯德時代從來不吝啬研發成本的投入,也一直對市場保持著精准的判斷。2014-2018年,甯德時代研發支出由0.53億元增至20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到147.57%,5年共計投入研發資金51億元,研發支出占總營收比例在7%左右。

此外,對市場的精准判斷也是甯德時代成功的關鍵。當國內動力電池市場還是由比亞迪的磷酸鐵锂主導之時,甯德時代另辟蹊徑,選擇三元锂電池技術。在三元锂電池的材料中,钴的成本最高。看到過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钴價猛漲,甯德時代在2015年收購了廣東邦普循環科技有限公司,並積極開展钴礦資源外部合作。到2017年钴價暴漲時,甯德時代收購這家廢舊電池回收公司的舉動才令很多人恍然大悟。

電動化時代,橫縱聯合

有寶馬的背書,甯德時代在合作之路上也沒有停歇。

甯德時代和上汽的合作拉开了国内电池企业深度绑定车企的帷幕。2017年5月,甯德時代与上汽集团合资成立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时代上汽负责电芯生产,甯德時代持股51%、上汽持股 49%;上汽时代负责Pack生产,甯德時代持股49%、上汽持股51%。

2018年4月,甯德時代和東風汽車合資成立東風時代,致力于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系統的研發、生産和銷售,預計到2020年,東風時代將實現産能19.2萬台套,産量達9.6GWh,産值114億元。

2018年7月,甯德時代再收寶馬40億歐元大單,訂單分爲兩大部分,一份是從中國采購價值25億歐元的電池訂單;另一個是從德國生産工廠采購15億歐元的電池。後一份訂單中的電池主要將用于寶馬于2021年上市銷售的iNEXT電動車。

脫下政策的保護傘,加速市場布局

然而,霸主的地位並不是高枕無憂,曾毓群也早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他曾在內部信中形容甯德時代的現狀:“躺在政策的溫床上睡大覺”。

2020年補貼將全面退坡,而車市自2018年起呈現的下滑趨勢似乎還沒有回升的苗頭,國産動力電池出現了産能過剩的現象。宏觀環境外,不少車企也爲了試圖擺脫電池廠商的掣肘,開始自主研發動力電池。長期和甯德時代合作的吉利,通過旗下子公司在2018年成立湖北吉利衡遠新能源科技公司,主要生産動力電池。同年,長城汽車也在加碼動力電池,成立蜂巢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提高其競爭力。

目前,動力電池還在發展階段,雖然前面是藍海,但是安全隱患頻出,技術也面臨不斷升級,動力電池的技術在未來還存在著很多不確定性。

伴隨動力電池“白名單”的取消,日韓電池來襲,甯德時代勢必會迎來更多競爭。然而,白名單的取消,也是市場競爭格局逐漸恢複和中國市場恢複吸引力的雙贏體現。

“未來,公司將持續研發投入作爲保持核心競爭力的重要舉措。對于新産品和新技術的開發,公司始終保持高度關注和積極布局。”甯德時代在其2018年財報中表示。

而我們能看到的,爲了擺脫政策的金鍾罩加速市場化,甯德時代已經開始增設海外布局。2018年7月,甯德時代與德國圖林根州政府簽署了投資協議,宣布在埃爾福特建立電池工廠,投資2.4億歐元,計劃于2021年投産,2022年達到産能14GWh。甯德時代埃爾福特工廠供應的客戶將包括寶馬、戴姆勒以及總部位于法國的PSA。2019年7月甯德時代表示,2020年將在日本建廠,和日本企業開啓合作。

2019年9月,甯德時代與博世共同研發48伏輕混(系統)電池。48伏系統因其高效性能在全球汽車市場的重要性不斷提升,而高性能電芯是48伏混合動力系統的核心元件。

甯德時代早已做好了脫離溫床的准備,似乎還在繼續飛行。

電池網(微號: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機客戶端及電池智庫(郵件直投)等全媒體平台及資源,每日精選電池産業鏈主流新聞、信息、數據等內容,每天覆蓋國內外近百萬用戶或讀者,咨詢熱線: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責任編輯:趙卓然]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凡本网注明 “來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動力電池
中國電池網
甯德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