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政府計劃在2019年底之前建造114個氫站,這是廣泛采用燃料電池汽車的關鍵,但目前只有29個已經完工。從地方政府或企業那裏籌集資金的困難、選址的延誤以及居民的反對,也阻礙了計劃的展開。

图片來源:现代起亚

图片來源:现代起亚

据路透社报道,虽然韩国政府大力推广氢燃料電池汽车,但是如果没有政府补贴运营成本,所有加氫站将别无选择,只能关闭。

去年9月,为了利用韩国大力推广氢燃料電池汽车的机会,韩国市民Sung Won-young在蔚山市开设了一个氢燃料补给站。仅仅一年之后,他就在考虑关闭加氫站。

韩国政府在加氫站上投资了30亿韩元(250万美元),比电池电动汽车的快速充电设备高出6倍。蔚山市是韩国城市中加氫站最多的,共有五个,Sung的加氫站是其中之一。蔚山也是现代汽车(Hyundai)主要工厂所在地和约1100辆氢燃料電池汽车的所在地。

Sung的加氫站每天都有稳定的流量,经常会有现代Nexo SUV来补充氢燃料。即便如此,由于加氢设备每天只能为有限数量的汽车补充燃料,加之政府决定将零售氢燃料价格降至较低水平以吸引消费者,Sung一直未能实现盈利。

32岁的Sung表示:“除非政府补贴运营成本,否则所有加氫站将别无选择,只能关闭。不然,这个地方就只能变成一块价值30亿韩元的废铁。”

如果這些因素還不夠,今年發生的致命的儲氫罐爆炸事件,已經引發了針對韓國政府和現代汽車推廣零排放燃料的抗議活動。

今年5月,一个储氢罐在江原道江陵市(Gangneung, Gangwon )发生爆炸,造成2人死亡,6人受伤。今年6月份,挪威发生了一起加氫站爆炸事故。爆炸发生后,现代和丰田都宣布暂时停止在挪威的氢燃料電池车型销售,直到事故原因确定后再恢复运营。对于氢燃料電池安全性的担忧,再一次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目前,在氫燃料電池汽車應用層面,現代和豐田是處于領先地位的兩家公司。韓國現代汽車研究燃料電池汽車20多年,旗下的氫燃料電池汽車NEXO目前已經在韓國、美國、英國等多個國家銷售。豐田2014年發布了全球第一輛量産氫燃料電池汽車Mirai,續航裏程可達500公裏,而補充氫燃料僅需約3分鍾,而且幾乎零汙染,車輛排放只有水。

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将氢动力称为亚洲第四大经济体的“未来的面包和黄油”,并宣布自己是这项技术的大使,目标是到2030年韩国道路上行驶85万辆氢燃料電池汽车(fuel cell vehicles,FCV)。

這將是一個不小的成就,因爲到目前爲止只賣出了不到3000輛。日本也是氫燃料電池汽車的大力支持者,其汽車市場規模是韓國的三倍,也計劃到2030年氫燃料電池汽車達到80萬輛。

在電動汽車搶走了綠色汽車大部分風頭之際,FCV要獲得廣泛采用,還有著漫長的道路,面臨著艱巨的挑戰。與之相比,韓國建設燃料補給基礎設施的挑戰更大。對于政府和韓國唯一銷售氫燃料電池汽車的現代汽車(Hyundai)來說,這是一個昂貴的項目,沒有成功的保證。

据报道,在截至2022年的五年内,文在寅将花费18亿美元的中央政府资金补贴汽车销售,并在目前的补贴水平上建设加油站。补贴将Nexo的价格下调了一半,至3500万韩元(合29300美元)左右。2018年3月推出的Nexo今年销量激增。相比之下,日本为丰田汽车Mirai FCV提供了三分之一的补贴,使其售价达到约46,200美元。

一些批評人士認爲,現代汽車是政府熱情支持的主要受益者。但現代公司也面臨著而風險。現代汽車公司計劃與供應商一道,到2030年在氫研發和設施上投資65億美元。現代汽車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稱:“大規模投資興建氫燃料汽車生産設施、確保供應渠道和建立銷售網絡都是有風險的。”

面臨高壓

今年5月,江陵(Gangneung)一個政府研究項目的儲氫罐發生爆炸。爆炸摧毀了一個足球場大小的建築,造成2人死亡,6人受傷。初步調查發現,爆炸是由氧氣進入水箱後産生的火花引起的。

一名死者的律师孔吉光(Kong Gikwang)表示:“一名受害者被压力吹走,然后被石头击中身亡,”

一个月后,挪威的一个加氫站发生爆炸。本周,韩国一家化工厂发生氢气泄漏和随后的火灾,导致三名工人烧伤。

這種安全擔憂引發了韓國居民的抗議,他們擔心在自己的地區修建氫氣設施。

在江陵爆炸两天前,Kim Jong-ho在港口城市仁川对一座计划中的燃料電池发电厂发起了为期一个月的绝食抗议。仁川已经同意重新评估发电厂的安全和环境影响。

爆炸发生后,潜在的加氫站运营商也开始临阵退缩。

平泽市(Pyeongtaek)今年4月挑选了两家加油站来经营氢燃料补给站,但不到3个月,这两家运营商都决定退出,迫使平泽市重新寻找加氫站运营商。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潛在運營商表示:“起初,我很感興趣。但當我仔細觀察後,我意識到政府是在追求一些不能盈利的東西。而且,我特別擔心會再次發生爆炸。”

爲了消除這種擔憂,政府正在爲居民舉行簡報會。現代汽車也表示,現代正通過Youtube和社交媒體宣傳信息,努力讓消費者相信氫燃料的安全性。

“死亡之谷”

盡管政府計劃在2019年底之前建造114個氫站,這是廣泛采用燃料電池汽車的關鍵,但目前只有29個已經完工。從地方政府或企業那裏籌集資金的困難、選址的延誤以及居民的反對,也阻礙了計劃的展開。

那些修建加氫站的人知道他们将面临一场艰苦的斗争。

一家财团的首席执行官柳钟秀(Yoo Jong-soo)在6月份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将有一段时间会像经历死亡之谷。”该财团的任务是建设100座加氫站,但预计要到2025年才能盈利。

這個財團還呼籲政府補貼氫燃料補給站的運營成本。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工業部官員告訴路透社,這一舉措正在考慮之中,因爲該計劃尚未敲定。

现代汽车前工程师、汽车分析师柳艳华(Ryu Yen-hwa)表示:“这只会增加纳税人的负担,他们必须为政府的氢燃料计划买单。”柳艳华认为,氢燃料汽车没有商业意义。

就在上个月,文在寅政府宣布,明年将把“氢经济”支出增加一倍以上,达到5000多亿韩元,这其中包括给FCV和加氫站的3590亿韩元补给,较今年增长52%,较2018年的298亿韩元大幅增长。

司機的困擾

將Nexo標榜爲“道路上的空氣淨化器”的現代汽車,正指望首爾方面的激進目標,幫助其實現規模經濟和降低成本。

現代汽車公司的目標是,一旦FCV年産量達到3.5萬輛,在補貼達到5000萬韓元之前,將降低氫動力汽車的成本。該公司希望到2022年每年生産4萬輛汽車,而明年的計劃是1.1萬輛。

然而,與此同時,氫燃料補給方面的限制和有限的補給站數量造成很大的困擾。

加氫站操作人员Sung说,虽然加氢大约需要5-7分钟,但下一个司机必须再等20分钟,这样储氢罐中才能形成足够的压力来供应氢,否则汽车的氢罐就不能加满。这意味着他每天只能为大约100辆氢燃料電池汽车提供服务,而如果是加油的话,这一数字高达1000辆。而且,许多司机也不愿意等上20分钟。

买了Nexo的车主崔桂浩(Choi Gyu-ho)也指出,其他地方缺乏加氫站,这让他很难离开蔚山。他表示:“这很不方便。当我开车离开蔚山时,我感到焦虑。”

電池網(微號:mybattery)主站、微博、微信、手機客戶端及電池智庫(郵件直投)等全媒體平台及資源,每日精選電池産業鏈主流新聞、信息、數據等內容,每天覆蓋國內外近百萬用戶或讀者,咨詢熱線:400-6197-660,投稿信箱:zlhz@itdcw.com。

电池网微信
[責任編輯:陳語]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凡本网注明 “來源:XXX(非电池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一周内进行,以便我们及时处理。电话:400-6197-660-2 邮箱:119@itdcw.com

新能源車
燃料電池
加氫站